塔庫瑪塔嘎

救贖—(3)

被屏蔽了,我發個連結試試看…

https://shimo.im/docs/ATxw5B58tBM3xKNE

為什麼…丟品論的連結會被刪掉呀…

誰能告訴我該怎麼辦QAQ

救赎 —(2)

终于发了第二张⋯因为怕自己的文章没办法用字句表达的更完美,而一改再改⋯又感觉有点像拖戏,只希望大家还是不要嫌弃,如果有任何意见或是一些错误,都请一定要让我知道,都很乐意接受。先前有个朋友说,让我发简体文章会让各位看得更顺畅,真的很感谢他,不然我都忽略这个问题。还请大家多多包涵,谢谢你们。


————正文



———❷


王俊凯不徐不饶的坐在沙发上,翘着右脚摆放在左边大腿上而单手托着下巴歪着头看着眼前还在害怕而把整着脸埋在双膝里的男孩,被莫名的景象感觉新鲜还有点可爱而淡淡浮起的笑容说着


「你现在不仅不能跟我沟通,还一个劲的光哭着,怎么让我知道你是什么东西⋯你可是我花了大把资源换来的呀,我可不需要什么都不懂的废物,不管你有听没懂还是装傻的,在哭下去我可不保证你的下场会不会跟刚刚那群人一样⋯」低沉有磁性的嗓音缭绕于耳是如此让人沉醉其中,加上比之前更加温柔的语调,就算字字句句里都夹杂了威胁口吻,还是让悬浮在空中的男孩,停止了哭泣声;缓缓将小巧精致的面容抬起看着王俊凯,一如稍早一样,害怕与不安的表情并未变换过,而唯一不同的是,男孩那张还未被清洁干净过的小脸而拥有楚楚可怜的杏仁眼里,竟是承载整个星辰光辉宛如整片星河都装载在这双极光双眸里,像是辉映着拥有者的不安带着泪水更加显著剔透美丽。


王俊凯见此,双瞳竟然先比自己的意识更快反转成触目腥红,而魔能此时也有意识的往外流泄想将眼前的男孩包围住,整个祖宅的空间因王俊凯的魔能太过强烈而开始发出剧烈的摇晃像是在作着无声的抗议。


王俊凯感受着身上不知为何而失控的魔能,也不想去思考这些琐事;他看着令他骤变的男孩,站起身走向他,每走进一步,身体里的魔能就越发的串流越发的壮大。但王俊凯只想要再更近一点的看着他,从来没有看过这么魅丽的人,那双眼瞳竟在这黑暗的空间里闪耀着如此光辉,同时也好像照进王俊凯从来不曾为谁而开的心防,中毒般深深吸引他,痴迷的想触碰;身体也诚实的反应主人的要求,举起了左手,正要抚上到男孩精致的脸庞时,男孩惊恐无措的想要往后却不经意看向了无名指上的戒指,瞳孔怵然睁大。


「咿呀呀呀呀呀!!!」忽然的咆哮伴随着周围出现耀眼的光芒,,一道光打下来,而男孩感知的将面庞朝上,此时他的双瞳绽放的光芒划破了今晚本就不怎么安宁的夜空。


王俊凯见状,立马从刚刚的痴迷缓过神后退了几步,发起周围的魔能进而防御着现在眼前这个从未感受过的魔能,因为对方的魔能好像在自己之上,兴奋的让他越发戾气。


「哼,不错吗⋯竟能激发我的魔能」冷笑带着此时沸腾血液的王俊凯,狂暴的魔能使王俊凯身后展开了远古龙种的巨大黑翼,就算是只有半龙的型态,也使本就垂危的房子被震的瞬间削了大半。过于兴奋的龙尾显现着主人的心情而来回摆荡着对未知魔能的极大的兴趣。


空气中对质的魔能相互摩擦,原本已经上过高阶结界的祖宅早已在王俊凯先前流淌在外的魔能而出现了裂痕,现在更无法承受更为强大的魔能而开始崩塌。整个肇事的主轴就是悬浮在空中,周遭却围转着高速气流几乎让人无法近身,此时圆球的中心却闪着刺眼光芒。


王俊凯不懂为何变化的男孩,不耐的抬起手,想用半型态的龙爪划开这个因旋风成茧的蛹。此时,男孩的魔能却从中将旋风挥散炸开,而王俊凯的龙翼即时的遮护住。


被突然袭来的魔能,倍使王俊凯不满的情绪更为高涨,挥展开来的龙翼夹带失控的魔能,瞳孔梵文高速轮转,欲当王俊凯冲过去之时;男孩周围的光芒转变成如萤火虫般的点点微光,再这样的星空下他如不小心堕入人间的天使一样。


停下了本应该要采取的行动,王俊凯却不由得看着眼前男孩突然的变化;白嫩光滑精致的面庞、如墨般亮滑及腰的秀发、纤细白玉的双手、光滑细嫩修长的双足、盈盈一握白皙的腰身、小巧挺俏的双臀,加上额前浮起鲜红不知为什么的图腾;都能挑起王俊凯全部的神经与细胞。


双方的魔能在这个时刻互相的缠绕、感受着甚至开始缠绵接纳,使王俊凯后怕的想收回、却无法如愿,自己的魔能无法控制的贪恋吸取对方给予的魔能,而此时悬浮的人缓缓睁开他的双眸,看着王俊凯像是看着寻找多年而终于找到的人,眼眸含泪微笑的说


「吾之龙骑,经千载万年之岁月,吾尚在此于如相逢、戴吾予汝之信物,使吾真之甚喜。」开口说着不属于这年代表达的言语,却能从中听出;王俊凯对于此人是多么的重要。


「你到底是谁⋯?为什么我的魔能竟然没有排斥你?又为什么我此刻看到你是如此的开心却又让我心疼⋯?你⋯」被打断的话语,是因眼前的男孩笑而不答的举起美丽的双手,拾起王俊凯的左手;用那如爱神之弓弹嫩的唇吻上王俊凯无名指上的戒指,如蜻蜓点水般。


戒指在此刻变幻了与稍早在沈将华那处时一样;一只栩栩如一条真正的小龙,用龙尾缠绕在王俊凯的指间、继而用龙身趴卧在上,更让王俊凯惊呼的是龙眼左如天空碧蓝、右如星辰极光之耀。


在各种疑惑面前,王俊凯感受身上的魔能变化越发的强大与陌生。皱紧着英眉用右手挑起男孩比想像中更滑嫩细致的下巴强迫他抬起头看着他

「你是不是还有很多事要告诉我⋯这枚戒指从我母亲传教给我时,并没有看过它有如此这般过。」


男孩看着王俊凯因为疑惑,从那双魅惑的红眸而表现出的不满而微微一笑的悬浮起来,低头怜爱的看着王俊凯;因这样的角度,王俊凯不得不为了他而抬起那如巧夺天工的下颚,看着悬浮他半颗头的男孩,继而等待他给予自己满意的答覆。


男孩此刻抬起颤抖的双手捧起王俊凯的脸庞,皱着眉双眸含泪深情的诉说

「吾之龙骑,莫心急,今见之吾形,乃破之魂态于千年之忆者;此刻吾之真形,正是汝见到之此人;吾信此之吾当引着汝,愿于此世汝与吾永不复分⋯」像是感叹了千言万语,也像是代替多少悲伤与情素,而成就了诉语这几句话,同样的牵引着王俊凯内心最柔嫩的那一处。


[为什么会这么熟悉?为什么要这样的看着我?我们是在哪里见过面吗?如果是你⋯我看过一眼就改从未忘过才是⋯]如此多的为什么,而王俊凯开口的第一个疑问却是⋯


「你⋯⋯⋯叫什么名字。」王俊凯坚定炽热的双瞳看着男孩眼中倒映的整个银河;看着这样的男孩连他都没有办法去忽视至从他出现后一连串失控的自己,现在心脏也莫名跳动的如此兴奋。


对于这样的疑惑,男孩哀伤的脸庞让再也挂不住的泪随之多框而出。眼泪闪着光辉滴落进了王俊凯的眼眸,顿时的腥红蜕变成如昼的天空之蓝。王俊凯感知着眼前带着悲泣的男孩,心脏突然疼痛的跳动使他双手举起环抱着他的腿窝,希望此举动能让男孩不那么伤感,而男孩自知的缓下身坐在他的双臂上,带着先前一样的动作,捧起王俊凯的脸,在他额上亲点了一下,额贴着额毕着双眸诉语着⋯


「王俊凯⋯吾乃汝之何人,汝必思起;思汝等候着吾,真是苦汝矣,吾从此再不负汝⋯」听着从男孩口中自己的名字,脑海浮现着一个熟悉的身影,即使画面模糊的令他来不及捕捉对方的脸,王俊凯却能知道自己无数次满怀爱意叫出口的那个男孩的名字。


正当想对着他确认更多的事情,而坐在手臂上的男孩因昏过去而失重的身体,王俊凯反手将男孩公主抱在自己的怀中,低头看着可能是刚刚过于爆发出的魔能而累坏的男孩,收起自己的魔能,回归于最初那双不知吸引多少人桃花眼,用着连自己都不知道此时的他看着男孩时,眼中流淌的满满爱意⋯


「⋯⋯咿?!怎么回事,难道是我顺错地方了吗⋯不对呀,这的确是王俊凯的魔能呀,怎么还夹杂着其他的魔能⋯这到底是谁破坏的⋯??!」而刚进行大屠杀的千玺,转瞬回来要准备跟王俊凯继续讨论后续的行动,却看到眼前明明是上过高阶结界的祖宅,此时眼前的屋子却只剩下整栋面积不到3/1的房子。还在莫名其妙思考着的千玺,感知到左边有王俊凯的魔能时,转头看到的却是王俊凯低头深情看着而一直温柔抱着怀中的男孩走过来,看也不看的走过千玺面前,口中喃喃的重复说着两个字⋯


「⋯⋯⋯王源。」


「⋯⋯蛤?王源?谁?」一样更是满脸问号的千玺看着他,而像是没有要回应千玺问题的王俊凯,只是背对着他浅笑说着

「千玺,祖宅明天之前把它弄好,我带王源先回别墅去⋯喔,对了⋯不要忘了明天我们还有一场会议要开不要迟到了。」王俊凯自顾自的说完之后,又用魔能转瞬到另一个主宅,而独留着此时又满头问号的千玺⋯


「什么啊??!祖宅?!早上会议?!王源?!⋯⋯你这混蛋,回答我阿,真当我是你小弟阿!!有种你弄的自己负责阿!!!」狮吼大叫完之后,千玺满是风霜的转头再次确认眼前的屋子

「⋯⋯嗯,真的不见3/2了,到底是经过了什么样的大战才能搞成这样呀?!」


无奈之下,千玺拿起手机,拨通了无比熟悉的电话。而此刻电话那头接听时,带着撒娇欢快的声音,同时也退去千玺一连串烦闷的心情;对着电话说着这项任务时而有9句都对着对方说着讨饶的话语,辗转的前后说了几分钟之后,再确认祖宅的问题随之解决,现在让千玺最大的问题却是,该如何说服王俊凯让他给自己放几天假,好陪着因刚刚那通电话而让自己心情愉悦的人⋯










救贖 —(1)

嗯⋯我是第一次寫文章,就奉獻給了兩位我愛的小朋友;我可能再寫的的句子或是詞彙上不夠好不夠豐富希望大大們看了能體諒。靈感是因為我做了這個夢整整一個月,我在滿是疑惑於驚奇的想法下就想著把他寫下來,希望不嫌棄就好,謝謝大家。


正文———————-



———❶


「你們這群蠢貨,怎麼讓(祂)給跑了!還、還不快抓回來!!要是被老大知道了、你們就都給我去死吧!!!」一群人神色緊繃臉色鐵青的去追找陳浩說的(祂),每個人都拿起電擊棒與特製手銬,保命式的慌張跑出這滿是刑具與飄有血腥味的空間⋯「這群飯桶!!媽的,那個小賤貨,看我等一下再怎麼弄死你、操!」踹了一旁垂吊在地的鍊子,不難發現上面還沾有為了逃跑而附上的血跡⋯陳浩看了一眼,嘴上揚起猙獰的笑,拿起看似被利器弄壞的鍊子。「哼,看來是我小看你的治癒能力,這麼珍貴的東西可不能讓他白白浪費對吧⋯」丟下手中的物品,看了地板上,像是道路指引的點點血跡,緩緩跨出輕快的步伐⋯

「哈⋯哈⋯哈⋯呼⋯」而此時,在左右兩面牆因白色塗漆看似純潔靜謐的長廊,卻有一位全身是傷而消瘦的男孩,快速的轉進轉角處的箱子旁貼著牆,聽著遠處傳來眾多腳步聲、聲音越近,心跳聲也越發大聲,心臟跳動過快而害怕被發現的男孩壓蹲自己的身體。「快、在那邊!!一定要抓到(祂)別讓他跑了!!!」害怕顫抖的等待一群人浩浩蕩蕩的跑過去,再低頭看看血肉模糊的雙腕,正在變化成宛如身上人完好如初的模樣。撫平了氣息,顫畏畏的探出頭,確認沒有任何人;剛踏出一步,愈發轉身逃跑卻看到讓男孩面容爬滿了恐懼的人。「喲~怎麼⋯見到我讓你這麼開心嗎?還敢跑⋯這次我他媽的絕對把你的雙腳都給打斷,你個賤貨操你的要不是因為老大,我早就把你給弄死了!」陳浩用指尖在空氣中畫了符號打了個響指;從身後的魔法陣中在身體左右出現了像蛇一樣黏稠異物飛向了眼前的人。恐懼的男孩害怕的將雙手舉起自保時;身上突然發出巨光,竟把陳浩給彈飛了幾10步。「啊哈、操,好痛阿⋯搞什麼!!媽的,你別跑!!!」還來不及理解剛剛發生什麼事的人兒,抬起雙腳往反方向努力的奔跑。

在前幾秒之前,一扇因龍騰虎躍的輝煌大門,莊重的栩栩如生,卻被不速之客用魔能給爆成如腐朽的廢木,而此時站著的兩位就是這扇門的施暴者,聽到這聲巨響的家主帶著一群手下快步的前往現場,本來還在疑惑已經上過結界的大門與整個莊園外的手下怎麼沒傳來有敵人來襲的消息時,看到門前兩人帥氣挺拔的身姿而差點驚嚇到軟下的雙腿,神色驚恐的說「凱、凱爺,歡迎歡迎呀、怎麼這次來拜訪也不說一聲呢?要不小的我這就先帶您去滿堂軒坐一坐,好讓我準備酒水招待您阿」沈將華看著突然拜訪的人物,緊張的滿臉帶著冷汗嘴角硬擠的笑容卻很是猥褻的肉痕在抖動,看了王俊凱英眉雙皺。「我來不來還要跟你報備?準備酒水?沈董、你應該很清楚,我這次來的目的不是嗎?」冷笑了一下,邁開了雙腿,逕自的往前走,拉起一旁的椅子坐下,周圍的人可以清楚感受到王俊凱滿是強大魔力的氣場,連空氣都開始慢慢變的稀薄。王俊凱雙目狠戾高傲的俯瞰沈將華「我給你了兩個禮拜跟大把的資金還有可以對抗一個國家的菁英隊伍,讓你把我的資產帶回來,報告上卻說空無一物⋯怎麼可能呢?你說看看,難道是我王俊凱也會有錯誤判斷的時候嗎?」說出滿是遺憾語氣的話,卻漫不經心的低頭看著左手無名指上的戒指,王俊凱用右手輕柔的來回輾轉,因擁有一雙魅惑性感的桃花眼在此時更甚深情溫柔,但那只有一瞬。在抬眼看沈將華時,那深情魅惑的桃花眼滿滿雙瞳竟是腥羶血紅,瞳孔周圍雙輪轉的卻是上古的梵文,本看似美麗實則冷血恐怖,周圍的人已經連呼吸都不敢大喘⋯因眼前的王俊凱因憤怒而開始狂暴的魔能,正在慢慢籠罩整個空間,而魔能低檔的人都承受不住的倒下。他可是擁有純正血統皇族「龍」的後裔,同時也是這世界屬一不二魔能高等者,擁有著足以左右世界的權利,又是每個貴族想要高攀的橄欖枝,只要他想,要毀了一個國家也不在話下。感受到了王俊凱憤怒的沈將華立即雙膝下跪求著「凱⋯凱爺、沒有的事!到底是誰在謠傳⋯我從來沒、沒有阿!您、您的東西我怎麼敢、敢拿呢!?您的資產,真的沒有發現!你要相信我阿凱爺!」嘴上說著求饒話語,而雙手卻開始不知畫著什麼符號⋯王俊凱聽著他嘴上說的看著他手裡做的,身體整個放鬆的往椅背上靠著,勾起冷笑,可以看到他邪笑帥氣的嘴角而露出的虎牙,卻帶給人恐懼彷彿真有地獄深淵的冷氣從腳底串起。而王俊凱就在等沈將華要玩什麼戲法時,此時⋯「磅!」右邊的大門卻被正在逃跑的人兒狠狠推開,突然闖進另一個空間的人兒,看到了同時轉頭看向他的眾人,更緊張的雙眼含淚哆嗦著身體不知道該往前走還是往後跑⋯沈將華看到的霎那瞳孔猝然變小神色緊張抽蓄著太陽穴感受著空間的魔能突然高漲到越強的階次、再也忍不住的雙手也貼著地跪著因暈眩而開始嘔著。而王俊凱看到了眼前的人兒,臉上的表情不知為何變化稍微柔和、同時也感受著心臟傳來一種莫明的心悸感,在抬起左手看著本是毫無光輝卻因為見到(祂)而開始發出閃耀到可以照亮整個夜晚的光芒,戒指也轉變成另一個形式外觀⋯[怎麼會這樣⋯這個男孩到底是誰?]王俊凱皺著眉站起身走向還在發抖的人兒「看來,他就是我的(目的)對吧⋯竟然還想騙我,下場是什麼,沈董你很清楚」王俊凱嘴上這樣說著,雙眼卻沒有從還在驚嚇的人兒身上離開,顫抖的人兒眼看王俊凱越來越靠近正要轉身離開,此時王俊凱右手輕輕往上一抬,男孩感受自己的身體被莫名輕柔的浮選在空中而帶至王俊凱面前,男孩知道自己無法逃脫,大顆大顆的眼淚因絕望而從那雙杏仁眼流淌而下。王俊凱正疑惑為何眼前的人沒有因為自己的魔能而昏倒、同時王俊凱也感受不到他的魔能,更加煩躁的事,看到他身上的傷與現在滿是難過恐懼的臉,就倍感心痛呢?[怎麼會因為這個傢伙的眼淚而心疼⋯怎麼可能⋯]還在思考這個問題時沈將華終於緩緩恢復神智。「凱⋯凱爺⋯我、我不知道這個東西是你要找的啊!求⋯求你!啊啊啊!!不、不要!求、求你啊⋯!痛啊!我的手、手指、啊啊啊啊!!」沈將華周圍的魔能像有意識一樣,遵照王俊凱所想的,正在緩慢折磨扭曲他的雙手,同樣看著男孩的王俊凱不滿因為有人打斷他的思考,現在又覺得聲音如此刺耳而眉頭皺的更深「千璽,不要留活口⋯還有,安靜一點」而叫到名字的人,正打著哈欠,易烊千璽雖然沒有王俊凱正統高貴的血統,卻在整個貴族中也是讓其他人瞻仰的家族,能夠權霸整個國家除了王俊凱再來就是他們易家,魔能同樣也是高階者。「阿哈~好好好⋯能不能先把你的魔能收起來,這樣我怎麼玩的盡興阿,大半夜跟你出來的,還以為是什麼事⋯」易烊千璽看了在場的眾人、對著他們揚起笑容時臉上兩個小小的梨渦給人無畜的表情,卻釋放自己的魔能,開始進行他大規模的殺戮,鮮血緩緩在空氣中開放著,就有如春日百花爭鮮奪豔的畫面令人觀止⋯男孩看著眼前明明正在進行大屠殺卻安靜的連自己的心跳聲都可以聽見,害怕自己的下場一樣如此而開始在懸浮中掙扎的想要逃跑。「你是誰?」王俊凱皺著眉看著眼前的男孩不停掙扎還有因破碎布料本就沒什麼遮掩作用而露出的白嫩纖長雙腿,皺了眉頭,莫名的是怒氣更甚,也同時不經咽了一口口水好像能撫平突然的燥熱。「嗚⋯嗚阿⋯嗚、嗚⋯」根本聽不懂對方在說什麼的男孩,除了恐懼另外就是只能用哭來表達現在的心情⋯王俊凱對於現在無法溝通而無奈的看了他,開口對千璽說了幾句而用魔能帶著男孩飛回了本宅。「什麼啊!又把我丟在這⋯早晚要你賠回來⋯那竟然可以不用安靜了,你們可要努力的哀嚎給我聽阿~畢竟、這樣才更有快感才更好玩不是嗎~?」釋放出比剛剛更強大的魔能,哀嚎聲此起彼落的像是在唱一首歌劇,為夜晚的靜謐帶來一場血腥的狂歡⋯而看到剛剛因被男孩而推開大門而跪趴在地板的沈將華,陳浩機智的停下腳步藏在一邊的暗處用魔能關閉自己的氣息觀察著窺視,才驚覺走向越發不樂觀,悄悄的前進沈將華的辦公室打開抽屜,翻找有用的資源給將來的自己留個後路⋯「媽的媽的,那個兔崽子竟然是王俊凱要找的,操!怎麼都是些垃圾、值錢的東西到底被那個死胖子藏去哪裡?!」雙手慌亂糊找的陳浩,在此時不知碰到了那個開關,抽屜裡立即又彈出了一個暗櫃;裡面放了一本文件,陳浩拿起來翻了幾頁看了之後,臉上漾起猙獰的歡笑「哼⋯哼哈、呵呵哈哈⋯難怪死胖子這麼不讓那小賤貨死,(女神族),我他媽以為已經是傳說的種族,竟然還會有遺族⋯哈哈哈,手邊也有了這些貴族資源,看來幸運女神還是蠻眷顧我的⋯兔崽子,我一定會把你抓回來的,我會用最高級牢籠把你懸掛在我的天花板臥室上,每天用你的鮮血來灌溉我的魔能⋯」還沈浸在自己幻想中的陳浩,突然聽到由大廳慢慢傳來都求饒聲就知道他們已經開始大開殺戒了,緊張的拿起那份文件,才發現底下還壓著一盒裡頭裝滿12支用玻璃罐裝著像血液的精品盒,陳浩看了也不疑惑,還越加興奮;因為那些東西,就是每天逼迫著男孩而從中得到的他的血液啊。陳浩拿著手中的東西,開心的想著他的計畫與幻想,頭也不回得離開大宅⋯而此時的千璽在緩慢的結束殺戮後,拿起手機慢悠悠的走出大宅打給王俊凱,好像裡頭剛剛做的事都於他無關似的。「都完成了,你幹嘛放他走,這樣我們不是一點線索都沒有了嗎」疑惑跟不滿並沒有給電話另一頭的人帶來不爽,反而輕快的道「沒差,我就還想靠他幫我引出是誰這麼有本事想跟我搶,這群老不死的以前我沒辦法不代表我不復仇⋯不說了,呵呵⋯待會說」不知道那頭發生什麼事而笑出來掛掉電話的王俊凱,使在現場做苦力的千璽嘆了口氣,為了趕緊回去補眠,張開雙眼之後變幻成日落彩霞的雙瞳,沒有王俊凱雙眼的恐懼魅惑,千璽的雙瞳反而讓人有種被太陽擁抱的熾熱感、越發看下去就越覺得身體從中燃燒起來⋯在空氣中簡單的說出一句言靈,整個大宅瞬間炸裂煙花四起;千璽看了一眼自己的傑作,滿意的勾起笑容,瞬間的消失彷彿從未有人踏過此地⋯

其實 我覺得這件事嚴重的問題不是在於寫了凱源什麼樣子的文章,而是、因為那位寫手不應該利用直播,去抒發他喜歡這兩位小朋友、而用言語的方式,讓可能在某些比較敏感的粉粉們、聽了心靈層面有些地方不舒服,進而之跟一些人一樣反彈有關凱源的文章。我是一個腐女、我才剛認識這兩個小朋友不到半年、就超愛這兩個小孩(尤其是源源),但我也沒辦法有人利用直播的方式,做出了會傷害到他們民譽與感情行為⋯就像其他粉粉們說的一樣,我們是「凱源粉」,當然也會有「唯源」或「唯凱」的粉,發生這樣的事情,愛他們的人都會成為傷害其他人的人而去保護他們,而且真正傷害最大的就是這兩個小孩,他們一路走來真的好辛苦、又好努力,他們是怎麼樣在努力精心維持他們的感情又努力克制了什麼,這看似穩穩的平衡點又有誰知道其實左邊多一點、右邊就毀了,右邊多一點,左邊也毀了,還是⋯要一起毀了?不管是什麼樣的圈,都應該互相去尊重,發生了直播那樣子的事情、其實,我們比誰都要痛心跟難過,我們害怕我們「凱源粉」因為其中一個粉的不理智行為、造就可能會傷害到他們這樣的事情⋯比誰都要擔心都要害怕。因為我們自己小小的私心而荒廢了他們的努力,到現在我還是很害怕如果有心的人真的讓這兩個孩子知道了這件事,往後孩子們該怎麼面對,怎麼去吸收這樣的訊息⋯「凱源」是一個CP,會有這個CP出發點不是有愛去組成的嗎?很多寫手們,就因為喜歡上這兩個小朋友、才會希望這兩個小朋友又更好的發展,才會有他們兩個人未來幸福的幻想。但現實是殘酷的、不可能每件事都照著他們心中說想的劇本走,他們才會用寫小說的方式、去表達對他們心中對凱源的愛。他們用自己覺得最棒的文章加上最棒的CP,才能給「凱源」創造更好的幻想未來。不要再攻擊說我們怎麼樣怎麼樣,我們沒有要做什麼、我們的寫手只能用文章,去表達喜歡「凱源」這件事。請不要在打壓我們的寫手了。而那位直播的怪粉,我只能對其他粉們道歉,愛他們的人都很難過,但是,請不要用自己的憤怒去建築在「凱源」上。 我也不會說什麼讓事情過去就好什麼的,經過這件事,我相信我們的寫手會在文章更小心,他們的創造也會越來越棒。

si.m:

我还在做,还有一分钟,但是感觉找不到镜头塞进去了,冷漠脸

【柯王子】Angel Core (17)+(尾声) 完结撒花!~

盘填坑:

这篇的最后一更啦,最终章+尾声


感谢一路追下来的小伙伴们!


(17)


金光包裹中的天使张开翼展足有四、五米长的翅膀,这前所未见的景象把在场所有人都震住了。Jack牢牢地捉住了Curtis的眼神,里面充满惊异与欣慰,Jack贪婪地看着那双充满深情的蓝眼睛,嘴角扬起一个王子一样骄傲的笑容。


不远处的空地上,无人操作的机械兵还在遵照上一个指令,笨拙地一发发向Jack开着枪。Jack扇动双翅“呼”地一下腾空而起,敏捷地躲过了它的一击,在接踵而至的下一束强光迎面袭来时合起一片翅翼挡在身前,那一束致命的强光直直地击在了上面。单靠精核驱动的无生命机械怎敌得过在真正天使体内苏醒的荣光,强光在Jack的翅膀上转了个向,向机械兵径直射去。


剧烈的光线在机械兵的金属外壳表面炸开,待到大家恢复了视觉,那架金属的庞然大物所站立的位置已是片甲不存。然而另一边的天使则是安然无恙,甚至没有少一根羽毛。


此时士兵们已经开始四散奔逃,谁也不想在这场实力如此悬殊的比拼中丢了性命。暴怒的上校眼里似乎要喷出火焰来,他狠狠瞪着Jack,嘴里骂着难听的脏话,发疯一般冲向Jack的方向,一边掏出手枪瞄准他射击。没跑几步,只觉得一个圆咕隆的东西滚到了身前,定睛一看,一颗手雷赫然躺在脚边,引信已经被拉开。回头看去,不远处倒在雪地上的Curtis正死死盯着他,目光宛若刀锋,脸上挂着狼一般的笑容。


Jack意识到Curtis掷出的正是自己的那颗手雷,那是具有大规模杀伤力的武器,上校绝对跑不出它的杀伤范围。但是Curtis的同样距他太近了……身体比大脑先一步做出了反应,他开始不顾一切地向地面俯冲。


又一场剧烈的爆炸在雪地上炸开,巨大的参天火球呼啸着窜上基地上空,方圆几十里内都清晰可见,火球熄灭后,原先被白茫茫的积雪覆盖着的地面上已是一片焦土。接近爆炸的正中心,一个洁白的身影格外醒目。


巨大的翅膀扇了扇,抖落了覆在上面的灰尘,Jack从里面探出头来,向四周探望。然后两扇翅膀缓缓地张开,露出了他和被他紧紧抱着的人。Curtis紧闭着双眼,躺在Jack怀中一动不动,就像睡着了一样。


“Curtis……”Jack摇了摇他,“Curtis,醒醒啊……”


对方还是一点反应都没有。


“Curtis!”Jack有些急了,把耳朵贴上在他的胸膛,还好能听到有力的心跳一下下规律地撞击着胸腔。


“被你这么抱着感觉真好。”微弱的声音从传进另外一只耳朵,令Jack猛地坐起身,那对蓝眼睛正望着自己,有些虚弱却一如既往的深邃。直到对方的手轻轻落在自己的脸上,才意识到那里已经完全被泪水浸湿了。Jack握住Curtis覆在自己脸上的手,脸颊贴上他冰冷的掌心,不受控制地大声哭了起来。


“混蛋!你不知道刚刚那有多危险吗!你这个自私的混蛋!扔那颗该死的手雷前你有没有想过我?除了你我什么都没有了啊……”他把他的头抱在胸前哭喊。Curtis不出声地把头靠在Jack颈间,任他骂着。“为什么……不、不告诉我……”哭得有些累了,他抽泣着问,“来这里之前那些事……”


“噢……我不想你感到欠我什么。”Curtis缓缓地说。


“Curtis,该死的懦夫。你以为隐瞒那段真相我就会少爱你一点吗!”Jack挥起拳头他在肋间锤了一下,听到Curtis轻轻抽了口气才意识到自己全然忘记了他刚刚折断了肋骨,“哦不——你感觉怎么样?天啊我竟然忘记了你的伤——对不起……”他不知所措,道歉地吻着Curtis冰凉的脸颊、嘴唇、还有眉间的伤口,感到心疼急了。


但Curtis只是一脸傻笑看着他,“Jack,这是你第一次说你爱我……”


“傻瓜。”Jack无奈地说,“我当然爱你。”他爱他,或许早在他们第一次毫无保留地将自己献给彼此时起,他便已经爱上了这个人。


“接下来怎么办?”Curtis伸手抚摸着Jack的翅膀上的羽毛,问,“过不了太久便会有人过来抓捕我们。”


“那就照原计划,”Jack坚定地说,“我们离开这里,一起。”


天使巨大的羽翼再次展开,带着两个紧紧相拥在一起的人腾空而起飞上高空,永远地离开了这个基地,离开了Gilboa,以及这场荒谬的战争。他们的身影在空中越来越远,直到变成一个极小的白点,消失在天际。




End




(尾声)(天使h)




平坑撒花~AO3全文汇总在这里


再次感谢喜欢这一篇的机油们


最后还要喊一句——柯王子大法好!


我们下一个脑洞见!

【盾冬ABO】Protector 27(A!大盾/O!吧唧)

盘填坑: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上) 09(下) 10 11 12 13 14 15 16 17(oart 1) 17 (part 2)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Summary:某个下雨夜大盾从街上捡来了一个热潮期中的Omega……


【总裁大盾/站jie吧唧】




感觉最近太太们都回家现充去了,非现充的我就只有来更文了……
四年没有回家过过年了ˊ_>ˋ

27

Sam Wilson一直觉得,与无数退伍后无法融入社会的老兵比起来,加入FBI的自算是十分幸运的一个。然而说到幸运,实际上没有人能和自己旧时的战友,现在已是那个无比牛逼的神盾集团CEO的Steve Rogers相比。阿富汗那一别至今已恍如隔世,Sam从未想过再次见到Steve时,竟是以联络员的和线人的关系。局里的用意十分明白,两人曾经的战友关系给Steve提供了掩护,两个老战友时常见面叙叙旧自然没什么可疑的。

“我很抱歉,Sam。平时应该多跟你们联系联系。”Steve有些窘迫地说。自打接掌了神盾的舵盘后他生活里公司占的比重越来越大,和以前的朋友们联系得越来越少了,想必那些昔日的老朋友们现在大概都觉得他是个势利眼的混蛋。

“哦,别介意。我还是很乐意这样时不时地和老朋友喝一杯,偶尔帮忙寻找个'失踪人口'什么的。”Sam半调侃道。

就是上次自己误以为Bucky落到Pierce手中那次。“上回是个误会。”他有点多余地解释。

“完全理解。”Sam做了一个“不用说了我都懂”的手势。“任何好的探员都理解保护线人的安全的重要性。你放心,事情结束后局里已经确保他能申请到证人保护。”

Steve点了点头。Bucky会安全的,即使这意味着自己将再也无法见到他。

他们来到了城中一个小酒馆门口。酒馆门面不大,几乎被淹没在琳琅的街市中,而且看起来颇有些年头了,外墙上原先用鲜亮色彩漆着的宣传画和标语如今已经褪色发暗。悬在门廊上的标志是一个星条旗图案的盾牌,一看店主便是退伍老兵或者爱国者。这不起眼的小店却一下子吸引住了Steve,感到被它散发出的莫名亲切感包裹着,十分舒服,使他有种迫切想要走进里面坐下来喝一杯的冲动。然而意识到朋友的意图后他向Sam投去询问的目光。

“没关系,我现在没有公务在身。”Sam澄清。

“所以你说我们喝一杯的意思是……?”他一直以为Sam这次找他出来是为了Hydra的案子。

“我们喝一杯。”字面意思的。Sam咧嘴笑得露出一口白牙,一下拉子拉开了酒吧的门。

踏入室内,看清周围的景象后,Steve竟一时呆在原地,难以置信地盯着眼前的一切。

在不大的酒吧最热闹的角落,多年未联系的前咆哮突击队全体成员齐聚一堂,正聊得热火朝天,当看到他们的队长走进来时,所有人都举起手中的啤酒吹起口哨大声地欢呼起来。

面对Steve的目光Sam则是一脸无辜,“别瞪我,哥们儿,是她安排了这一切。”Sam眼神示意的方向,Natasha向他们走了过来。

“谢谢你,Nat。”Steve紧紧地拥抱了她,竟不知道该对她说什么,“这很棒……”

“觉得你大概需要一点正常生活。”她扇扇纤长的睫毛对他眨了眨眼,又在他胳膊上重重捶了一下,“账单是你的。玩得愉快,大兵。”

那边的桌子上,“Dum Dum”杜根正挥着一瓶刚开封的波本,招呼Steve和Sam来身边的空位子上落座。他鼻下留着那一丛浓密的小胡子和他刚入伍时的样子没有丝毫变化。

Steve此刻终于弄清酒吧外那亲切感的来源了。曾经多少个年头里,他把自己有限的军营外的时间几乎全部花在了这样的酒吧里,身边围着这么一群与他一起在敌人枪口下滚过来的人。

他想他的确需要这样一剂“正常生活”。



一干人聊得正投入的当,谁也没注意到一辆抢眼的橘红色跑车引擎轰鸣着停在酒吧门口。

Tony Stark把一脸迷茫的Steve从人群中揪了出来,Alpha带着怒意的声音毫不客气地质问——“你还打算瞒多久,Steve Rogers?我还以为我们是朋友!”

TBC


洒狗血之前的过渡章!史总撕起来(雾)!

【盾冬】【abo】梳毛的正确姿势(NC17)

Weilin_Fox:

盾狼Alpha,冬猫Omega,半兽化 


司机开车开到一半路跑错了,文风啥的作者不想谈……奇怪的画风,猫的倒刺我省去了 


【梳毛的正确姿势】 


千万别让猫接近水。 


Steve觉得,他已经领悟到这个道理了。不论曾经Bucky是如何将他从河中救起,还是在作为Winter Soldier时穿越河流,这都不能作为他不怕水的解释。 


“Steve,猫是怕水的,我希望你知道这件事。”当Natasha用着那教导的腔调与一贯不屑的表情告诉他时,他只是回以礼貌性的一笑。然后扬起的唇角放了下来,“我已经知道了。” 


你无法想象将一只猫拖进浴室后打开花洒,当无数串的水珠如大雨般倾倒在他身上时的情形,那表情足以用狰狞来形容,Bucky淡蓝色的双眼倏地睁大,头毛炸起,纯黑色猫耳朝后脑勺方向撇去,仿佛这些断了线的水珠如同针般刺入他的皮肤,而这头不知所措的狼躲开了他尖锐的猫爪,费了好大的力去安抚这只落水的猫,直至关掉花洒,抚平对方那些炸起的毛。 


自此以后他就再也,不敢,带Bucky进浴室了。 


可猫并不需要经常洗浴,他们有自己的方式,那是从祖先那儿传下来的习惯。 


Steve注视着窝在身旁的那只猫的动作。 


Bucky总是会在自己不注意或致力于其他事物时悄咪咪走到自己身旁坐下,Steve得益于灵敏的嗅觉才不至于被对方吓一跳。尽管他自身并没有做出什么反应。 


抬起手臂,粉红色的舌尖触及皮肤留下淡淡的水渍,细小的绒毛被梳理的朝着一个方向,一遍又一遍的舔过,舌尖卷起,再去梳平下一处。他的动作明显受限,当他的舌尖触及到肩膀处的绷带时便停顿了一下,盯着白色的绷带,疑惑的眼神转为沮丧。 


Bucky转过去看了一眼他,Steve迅速的偏过头装作看手上所拿的书本,蓬松的狼尾扫了一下。 


良久,他回过头去与身旁的猫对视。 


Steve率先打破了沉默,“你的伤怎么样了?” 


“它很好,”黑色的耳朵向后竖起,看向绷带不悦的表情丝毫不掩饰,“就是有点碍事。我没办法碰到之后的部位。” 


他伸出舌,继续舔了下绷带后的位置,却只能碰到纱布,这让他的表情愈加不悦。 


“Bucky,你需要休息了。”鉴于忙碌了一整天的情况下。Steve合上书望了眼远处的表。 


对方没有回答,依旧盯着空气中不存在的一点发呆想些什么。 


“Bucky.”Steve碰了下他的耳朵,敏感的猫耳很快的抖了一下,扭过头看着他,“我们去睡吧。” 




这可能是他最安静的一次。除去之前作为流浪猫被捡回来,和受到惊吓的那次以外。不过Bucky本就不多话,猫的大部分时间都在睡眠,可他不是。 


闭上眼打算放空心思进入睡眠,忽然听到一下不轻不重的敲打床的声音。睁开眼,他转过身去看向那只背过身离他很远的猫,Bucky喉咙里发出低低的声音,稍稍将自己窝成团,黑色尾巴卷了过去。那是他心情烦躁的表现。 


狼会因为失去猎物而暂时遗憾,毕竟他们有着无比强大的耐心,可弄清楚猫的脾气,就像是跟他人解释Winter Soldier其实是一个Omega,还是属于弱小种族的猫那样难。自此之前Bucky从未将自己猫的习性暴露出来过。 








完整请戳这

pain³:

盾攻15题总集log

通贩会有的